农民群体,被有意无意忽略的大多数——《中国农民调查》读后感

秉持着读完一定要尽快写,拖延着就没了的精神。在这几天读完此书后,赶快下笔写了下来。

父辈及以上都是农民,生活的前十八年都是农村及我们的小县城度过的,可以说,生活的见闻是我对此书中的例子有切实的体会的。记得小的时候,我会坐着爸爸的奔马车去乡里交公粮。小时候的我,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村里,只有交公粮才算是出去一次,记得那时第一次见中间有人指挥的十字路口。再后来,国家不收公粮了,我查了下,大概2006年开始的。我奶奶时常说起胡主席的好,胡主席免了大家的公粮。我们家在河南农村,农民的苦和心酸,在我这里基本可以说很麻木了。以我们家自己最近一季种的大蒜为例,大蒜现在价格是0.35元/斤,一亩地约3k斤大蒜。前几天我们家卖了一亩蒜,1100元。这1100是收入,但是如果扣除种子费、农药费、浇水用电费等必不可少的开支成本,我们这亩蒜是赔钱的。也就是说,家里这一季度又白忙活了。有人或许会问,那为什么不承包出去呢?现在承包一亩地的价格是400元/年,即使价格如此低我们家也很乐意去承包出去,但是仍然没人愿意承包。这就是农村的现状,这就是2018年的河南农村现状。

引言提到,“我们常常骄傲地宣称:我们是以世界百分之七的耕地,养活了世界上百分之二十一的人口。我们的农民为十三亿人口提供了足够的粮食,这不能不是一个世界性的伟大贡献,可是,我们却往往很少想到,我们是在以占世界上百分之四十的农民才养活了这百分之二十一的人口的。这只能说明,我们的农业目前还相当落后,绝大多数的农民生活水平还很低。“从7%土地养活21%的人口而言,的确伟大。但是我们是靠着40%的农民养活21%的人口,这种现实却常常被忽略。一定程度上,这种事实被一些人有意的掩盖着,自己等大多数人们也被欺骗着。

书依然可以分为两块,殉道者、恶人治村、漫漫上访路等章节以典型事件来凸显农村现状为第一部分,而税改等对农村出路的探讨为第二部分。注意此书的成书时间是2003年,主要写的还是90年代左右(~1986-~2002)的事情,整体事件大体都发生在25年前左右。看到“恶人治村“这一块,很自然的想到我们村,我不是说我们的村干部们是书中的恶人,但是村里跟所谓的法治社会关系也不大,且这不是我们一个村的问题。以某年村干部选举为例,选举前,某人相当村干部,拉全村人吃个一星期,每人天天发包烟。这也没什么,就是贿赂选民。选举中,乡里派过来的选举监督代表,某些人就可以喊,谁跟我抢××位置我就弄死谁。然后靠兄弟多人多直接把乡里的监督代表轰走了。你想想,这问题。顺便吐槽,跟zf打交道也是一样的麻烦,我们那边官本位意识一点不差,从来没有为人民服务的想法。之前去乡里办身份证,跑了很多趟,跑了两个月才拍照。为什么呢?记得有次说,照相机坏了,有次说人放假了(工作日去的),有次说出去玩了,有次说今天不办理身份证,有次说负责照相的人不在,有次说打印机坏了等。后来,我妈就同我讲,“身份证一定要放好,办的时候难死”。的确,在农村,办事难死。回头想一想,不就一个身份证吗?照个相,交个钱就行了,有什么难的呢?而现实中,我依然跑了两个月才给照相办理。在农村,各种办事都要靠有人有权。像我们家这种没人(没有人当村干部及乡干部)的大多数家庭而言,这么多年怎么过来的,其中的艰难你们应该很难想象。虽然21世纪了,村里依然是兄弟多的人横着走,没有儿子的依然被人瞧不起,这种文化或风气带来的结果就是,在农村儿子还是非生不可的。这也解释了,为何农村剩男多。

从书中,我们也看到农村经历过这么多苦难。乱收费、乱摊派、乱集资的“三乱”。书中的后半部分是讲农村体制改革,改为收公粮的一次性交清的方法。这种方法的好处的确很多,提高了农民的积极性。这种改革,是一种非常大的进步。但是这种改革其实并没有触及根本,因为国家要发展,就需要钱,需要钱就要从人民或农民身上出。出的钱最终不会少太多。这种改革,从大约90年开始,走了十多年的路,这种改革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阻碍,阻力还是非常大的。最终还是有一个相对非常好的结果,还是不错的。

正如书中所言,户口的城市与农村,使得农民先天成为二等人民。农民们为国家的城市化进程提供了所有能提供的支撑,却被排除在了城市化之外。我爸妈外出务工十多年了,成为了常年在外的农民工。一如书中所言,所谓的社保局永远是为城里人开的社保局,公积金也一样。我爸妈他们没有任何的医疗、工伤、养老等保险。像爸妈一样的务工人员,他们为城市化进程出力,却一直不被城市接纳。这种问题也是新的或一直以来的问题。同样,务工人员的子女教育问题,留守儿童问题都十分的突出和严峻。农村要增加收入,靠土地早已经不行了。比如我们种的小麦,亩产基本稳定是800-1000斤,小麦是国家定价8毛一斤,出去化肥、农药、交水等一亩也就两三百元的净收入,这就是辛苦半年的收入。外出务工可能是对多数农民的出路了。外出务工带动了运输、消费,提供了生产力。可是社会从来没有为他们的社保及子女付出过什么。难道不该做点什么吗?从来都讲,中华民族是勤劳、智慧、善良的,我们的农民是最朴实、善良的,也是说我们的农民是世界上最能承受压迫的,只要能活着,基本都不会有什么事情,任何官员,含村长,村电工,村水管工都可以欺负我们或他们,可是我们的农民活的真的很苦、很累、很委屈。书中的描述的确很煽情,有一些适当的过分,但是现实里也差不多。书中也点出了一些问题,中央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具体行动起来难。如果都按照文件来,真的实现不了,这也是矛盾的地方,所以政策实施也未必全怪地方官员。在生活里,很多村里乡里的干部故意刁难的现象很常见,我们的农民依然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很多新的矛盾和问题也在不断地凸显,比如像我们的地承包不出去,种了等于没种的现象。这些问题,依然有待解决。

谢谢你!